black-snowcat

(古风ABO设定 孤曦)晨昏 (一)

科目二最终还是挂了……

所以,决定开一辆孤曦的车来提高一下自身的“驾驶”水平。【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开吧……】

 

古风ABO,有私设,请注意。

名称使用常见的古风ABO设定。

Alpha=天乾 ,Beta=中庸,Omega=坤泽 发情期=信时 信息素=信香

标记=合契

五剑之境背景下的abo古风社会

 

最后,看清楚是孤曦,孤曦,孤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天地初开,鸿蒙乍分,造化众生为三:天乾,中庸,坤泽。中者甚众,而乾坤者寡,此二者,及信时,以气相投,以身相和,缱绻成契,终不离矣。



一、         把酒黄昏后

 

   ————“值此黄昏绝景,与我共饮一杯,如何?”

   孤剑记得曦月刀曾经是这么问他的,他也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

   ————“不。”

   一个字,干脆利落,还真是很有他个人风格的回答方式。

   ————“别这么扫兴嘛!不如,你答应与我共饮一杯酒,我就陪你喝上一口茶。“

    如果因为他直接的拒绝就放弃,那曦月刀也不是曦月刀了。孤剑看着手上的酒杯,盛着透明微微泛琥珀色的酒水,似茶非茶,在氤氲的清香中,他回想起曾经的约定,那个人明明是耍心思的模样,语气里却带点儿撒娇的意味,还有那个时候曦月刀眼中点滴跃动的狡黠,就如这黄昏时分,照在杯中酒里那些许的金色。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酒的清香突然被更浓郁的味道冲散,孤剑从刚才的思绪里回过神,还没来的及回答,手上的杯子却突然被拿走了。

 “居然不等我来,就自己一个人偷偷开始喝了。孤剑,你变了。“白衣白发的青年直接把杯中的酒倒进嘴里,”嗯……好酒!“他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似乎对这杯从朋友那里直接劫过来的酒很是满意。

 “并无。“孤剑淡淡答道。也不知他否认的到底是不等对方来还是自己变了。不过曦月刀也不在意,他大大方方的坐下,拿起桌上的酒壶,直接又往刚才的杯子里倒了一杯,端起杯子径自饮下,另一只手拿起之前就拎着的布囊,递给孤剑。

 “喏,你要的情花,全都是向阳的,可花了我不少功夫。“

 “有劳。“孤剑打开布包,里面不是一朵朵情花,而是摘好的花瓣,一片一片,静静的卧在布囊中,刚才的浓郁的香气正是从其中散发而出。

 “是你的话,不劳。“曦月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看着孤剑似乎专注的翻检着花瓣,”安心吧,我保证每一片都是向阳的花瓣。“好像想起了什么,曦月刀嘴角的弧度变得大了些,”我可不想再被你追杀一天一夜。“

   孤剑听了他的话,微微怔了一下,“你还记得那件事。“

 “当然了,印象深刻,永生难忘啊……“曦月喝完了杯中的残酒,没有继续添,而是悠闲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

 

 

   还是少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共同在绝情谷中度过了许多岁月,刀剑的时间和人是不同的,即使那段时间的长度放在人身上足够让一个人苍老,但是对他们来说那只是少年懵懂的间隙光阴。

   那个时候的孤剑已经有了后来沉默持重的雏形,而曦月刀,那个时候他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用温柔的假象来隐藏他那不说乌漆嘛黑但也绝对称不上光明正大的内心了。

   孤剑茹素,他就故意在对方的食物里掺入荤腥。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曦月刀以无比真诚的态度,陪着孤剑吃了两个月的素,其间一丝油星都没沾过,憋得他差点儿趁着孤剑白天休息时去捉谷中的兔子来烤,不过还是忍住了,为了最后的目标,当年的曦月刀对自己这种认真敬业的精神简直感动得要点赞。而最后在他觉得时机差不多的时候,他偷偷把从谷外买来的肉汤掺到了自己煮好的素面里。

   当他把面端给练剑归来的孤剑,就好像之前他们每一顿一起吃的早餐一样时,心中涌动的却是不可说的秘密。

 

 

“我当年是真没想到,你鼻子居然这么灵!“曦月刀想起往事,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一锅面我只掺了一勺,剩下的怕你发现还特意倒的远远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一闻就露陷了。“他的语气听不出是称赞还是调侃,”你到底是多灵敏啊……“

“如果你与我一般禁酒茹素,严守戒律,应当也能如此。“孤剑语气平平,曦月刀却从中听出了隐藏的玩笑之意,他摆摆手,笑道:

“可饶了我吧~那两个月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那一次,在被拆穿了阴谋之后,曦月刀被孤剑提着自己的本体从绝情谷的一头追杀到另一头,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尽管那个时候的他们功法未成,但势均力敌的状态却在某种怒气的加持下已然倾斜,这就导致了曦月刀在最初与孤剑较量了一番之后就选择逃走。

   即使后来曦月刀坚持认为是自己两个月都没有吃肉所以导致的身体虚弱手脚发软,才不是被孤剑那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给吓到了。

   不过发怒的孤剑也很好看。

   曦月刀有点佩服当初的自己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只是在他的记忆中,少年孤剑那双幽蓝的眼眸,从那冰冷的颜色里生出灼灼的火焰,黑色的身影如同生翼一般紧跟在他身后,如一只年轻的鹰,矫健又翩然。在情花盛放的山谷里,这些都让原本回忆中有些狼狈的逃窜生动如一场浪漫的追逐。

 

   孤剑对这件事情也颇有印象,不过他的点和曦月刀的不太一样。两个月的陪伴确实让他心中有些欢喜,只是出于对曦月刀了解和某种那时候他还不能意识到的心有所感,让他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乖巧温顺什么的,冠上曦月刀三个字,那就是个幻觉。

  孤剑已经记不起他当时是为什么突然就能察觉曦月刀的诡计,然而他还记得自己在发现的一刹那心中涌起的愤怒,还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失落。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很想在曦月刀身上开几个窟窿,好让这个混蛋知道一点好歹。

不过那场追逐的终结才是孤剑真正印象深刻的原因。

在最后的晚上,孤剑终于还是追丢了目标,在追至谷底深处的碧水寒潭附近时,曦月刀从他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真亏得他一身白衣还能在夜色中隐藏,而此时孤剑却不能继续追赶他了。

因为,孤剑居然在这个时刻迎来了他的分化。

明明是清冷的月夜,黑发黑衣的少年剑客身上却无端升起了难以抑制的燥热,他试图用内力抑制,好在他内力属阴,倒也能帮他清醒几分,只是那燥热之下某种蠢蠢欲动的东西却让他烦躁不安。他在寒潭的水中打坐了超过一个时辰,那股燥热才渐渐消失。幽蓝的眼眸重新睁开的时候,看到的是已经西沉的月亮和已经升起的启明星。

即使常年幽居绝情谷,鲜少与外界交往如他,孤剑也并非一无所知。

夜风拂过这个刚刚经历了新的转变的天乾,带上了一种新的气息。不同于大多数天乾张扬的习惯,孤剑在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之后就收敛了信香的气息,也许是身体分化带来的影响,他觉得寒潭周围的情花香味变得更加浓郁,他走到一处生长的格外茂盛的情花附近时,甚至都觉得那丛芳香的气味里带着某种甘甜,就像是藏在花中的蜜糖,引诱着人去品尝。

孤剑站在那丛情花旁,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他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自己新的变化。

至于曦月刀,下次再教训他好了。

孤剑从没想过曦月刀会不会就此消失这样的问题,这种笃定是到底是因为对某人生命不止作妖不止的性格判断还是处于别的什么更深层的原因,不得而知。

然而,直到第七天,曦月刀依然没有出现。

虽然有点不想承认,孤剑还是难以控制的生出了一点担心,好像是时间把他之前的愤怒一天天剥离,他觉得如果曦月刀马上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未必会如之前那般想在对方身上开几个窟窿了。

第七天傍晚,曦月刀终于又出现在了他面前。

好似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曦月刀还是那么笑吟吟的冲他打招呼。这就是曦月刀的性格,在过分的玩笑之后,也能毫不尴尬的再贴上来。因为别人眼中的过分,在他心中无足轻重,自然也就不会生出什么愧疚。

孤剑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都不问问我去哪里了吗?”曦月刀金色的眼眸眨了几下,故意为之,却也生出几分无辜的姿态,“还在生气吗?”似乎对于孤剑的冷淡有些不安,他有些无措的挠了挠短发,“上次是我不对,我道歉,我不该那样做的……”他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这个给你。”

 “翠顶云雾?” 孤剑看着盒子上的文字,“你哪来的?”

 “别这么看着我嘛!好像我偷了抢了似的……“曦月刀对上孤剑有些疑惑的目光,”我在谷中捉到一只白狐狸,用它换的。“

白狐?孤剑想起曾经听闻谷中确实有白狐出没,看来曦月刀是用少见的灵兽换成了名贵的茶叶,“你出谷了?“

“嗯?是啊……“曦月刀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孤剑是在问他之前的动向,他心中不知为何愉快起来,”被你追的太紧了,只能躲出去了,不过走之前我在谷底发现了一头小畜生,就拿它去换了些钱,想着买些什么给你赔礼。“

“你还别说,这狐狸在谷外意外的金贵,下次,我带你去捉……“

“谷中生灵自有其路,怎可随意伤害!“

“好吧好吧……就知道孤剑大侠爱惜弱小,下不为例,这次就原谅则个,好不好?“即使在最初迎接他的不是剑刃的时候就知道孤剑已经消了大半的气,曦月刀还是故意混淆了原谅的重点,他走近了几步,讨好的把装着茶叶的盒子递了过来。

孤剑伸手去接,却不想曦月刀的手却猛然一顿,接着就缩了回去,盒子一下掉了下去。

“你!“孤剑反应极快,赶在盒子坠到地上前及时抓住,想到这会不会又是曦月刀的什么新的”游戏“,他的语气少见的带了点怒意。

“抱歉……“曦月刀的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有些不知来由的僵硬,他定定的看着孤剑,片刻后,嘴角的笑容又重新勾起来。

“我该先说恭喜的。“

曦月刀察觉了孤剑的分化,祝贺的语气似乎十分诚恳,“提前不知道这等喜事,否则定要与你共饮一杯。啊……抱歉,抱歉,忘了你不喝酒的……”他说着,脚下却向后退了好几步。

 “要是以后我再被人追杀什么的,得靠你这个天乾多多护着我这个中庸了。“他笑得更加开怀,就像是真的多了一个保命的方式一样。

 “勤勉修行,自然能保护自己。“孤剑看了看手中的茶叶,不知为何他突然很想和曦月刀切磋一番,“不如今日…………”

“今日就罢了吧,我实是有些累了……”曦月刀摇了摇头,“我先回去了。”

仿佛是随着曦月刀一同离去一般,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渐渐随着那白衣的背影消失,夜色开始缓缓浸染了天空,有微风吹拂过孤剑如瀑的长发,他恍惚从手中的木盒上嗅到了细微的香气,不似茶叶,倒有些像是谷中的情花。

 

 

“孤剑、孤剑……”

曦月刀伸手在孤剑眼前晃了几下,看着挚友回神之后转向他露出有些呆愣的样子,忍不住故意调侃,“我就说你是提前偷偷喝了酒吧~~这就开始醉了?”

“不是的。”孤剑把手中的装有情花的布囊放到一边,“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还是那次的事情?”

“…………”

“算了,本来也是我提起的……要说,也是我的不是。“曦月刀倒是不以为意,自己的本质冷漠如斯,跟外在表现出来的开朗热情大相庭径,但忆及往事,他得承认,在那时被孤剑拆穿的时候,他心中生出了一种无法控制的心虚,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点不敢去看孤剑的表情,当然,恶作剧失败的遗憾也是有的,只是他们在谷中一个追一个逃的时候,他心里却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庆幸。

幸好孤剑没有上当。

那一勺荤腥到底会不会对孤剑的武功修行造成什么不可预知的负面影响,曦月刀并不知道,当时的他只是觉得如果孤剑因为这次的事件以后不能再这样追着他跑的话,那也怪可惜的。

想到那次事件之后他们无数次的争论以及(自己单方面的)各种试探 ,孤剑和自己针锋相对还能不落下风直到今日,他就不由自主的觉得很有趣,还有欣赏。

而现在,曦月刀想到的却是,如果那一次真的得逞了,给孤剑造成了什么严重的后果,那么他们也许真的再也不会来往,也不会有一起修习阴阳攻法的机会,更别说什么心意相通。

甚至于被分别困在昼夜的梦中后,也许就再也等不到重聚之时。

孤剑带给他的庆幸、趣味、欣赏仍然牢牢盘踞在他心中,不过此刻他的心中却还是生出了一点细微的恐慌。

“前尘旧事,不必在意。“孤剑的语气仍是淡淡的,落在曦月刀的耳中却是恰到好处的安慰, 他似乎还嗅到了一点轻微的茶香,那一点恐慌之下的烦躁也被这奇妙的香气抚平,他们已经离开了虚假的梦境,此时此刻,他们真实的同处一处,就在昼夜相容的黄昏绝景之中。

曦月刀心中不由得一动。

“孤剑。“他重新拿了一个杯子,满上一杯酒,放到了孤剑面前。

“喝了这杯酒,我告诉你一件事。“

曦月刀平时说话的时候语气总是带着点儿笑意,听上去有种阳光般的温柔明朗,但此时,他的声音虽然还是微笑,却又藏着某种不同于平常的郑重其事。

孤剑直接饮下了那杯酒,那对漂亮的蓝眼睛同样认真的看向自己这个经年的旧识,等待着对方的回应,黄昏的夕阳渐渐沉落,天空是夜色将升的薄蓝,周围环境似乎在他们的对视中变得安静,只有微风带着些许微妙的香气飘散在他们之间,看着早已熟悉的俊美面庞,曦月刀突然觉得心跳好像有点加快。

“孤剑,其实我…………“

 

“孤剑,曦月,你们在不在?!“

院落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还有无剑大声询问的声音。

曦月刀后面的话停在了胸腔里,他稍微顿了顿,面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在呢在呢……“他从石桌旁边站起,转身拉开了院子的大门,果然看到了门外站着的无剑。

“不知无剑大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呐?”

他笑得明媚异常,无剑却突然感觉有点冷。

孤剑看看桌上的酒杯,又看看门口得了两人,不知为何,微微叹了口气。

 

TBC————————

 

无剑:我是不是来的不巧?

作者:本来车子发动在即了,你一来,马上就熄火了……



评论(1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