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nowcat

(古风ABO设定 孤曦)晨昏 (二)

科目二最终还是挂了……

所以,决定开一辆孤曦的车来提高一下自身的“驾驶”水平。【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开吧……】

 

古风ABO,有私设,请注意。

名称使用常见的古风ABO设定。

Alpha=天乾 ,Beta=中庸,Omega=坤泽 发情期=信时 信息素=信香

标记=合契

五剑之境背景下的abo古风社会

 

最后,看清楚是孤曦,孤曦,孤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过节必须要来更新一发~~~

此次内容涉及其他CP,但是基本上都只有几句话,所以就不打tag了

——————————————




二、         相聚歌时秋

 

  凄厉的嘶吼,声如重锤,击碎了山谷的宁静,

  扭曲变形的身体,狰狞恐怖,心中空空,只余怨毒愤懑之气。

  杀!杀!杀!

  巨大的力量踏碎城池,撕裂生灵,吞噬一切目中可见的活物。

  杀!杀!杀!

  绝美仙境今日迎来了毁灭之危,世外桃源今日难道就要终结于此?

  阴森可怖的吼叫四处回荡,仿佛是毁灭之前的阴云密布在山谷。

  无路可逃,无处可走。

  唯有,狭路相逢!

 

  魔爪裹挟雷霆之威,猛然抓向了眼前出现的人影。

  而在下一个瞬间,巨大的利爪却被干脆的斩断!

  黑夜一般颜色的剑光,如同迅疾的闪电,将冲到前面的魍魉,一举斩杀!

  孤剑执剑而立,俊美的面容上是一片漠然的肃杀,冷冷的环视着周围不断增加的妖魔魍魉。

  风起,杀意,弥漫。

  骤起的剑光犹如鬼魅,眨眼之间已近在咫尺!寒芒所扫之处,魍魉虬结如同石块的肌肉骨骼皆尽碎裂,剑刃上划过一抹冰冷的幽蓝之色,带起一片乍然的猩红。忽闻耳畔腥风微动,孤剑手上剑招不变,直刺前方,而脚下步伐轻换,暗合太极轮转,只稍一错身,如夜枝微摇,流云轻移,同一时间,金刀如破云而出的月轮,擦过他乌黑的发梢,将他身后正欲偷袭的魍魉一劈为二!

“小心点儿啊,孤剑。”曦月刀笑得轻巧,全然看不出刚才的惊险。孤剑并未回应任何语言,黑色的剑在对方劈开魍魉头颅的时候,也将面前的敌人刺穿,手腕平挥,看似普通的动作转眼间却封死了侧面魍魉的攻势,曦月刀转手一击,刀光迅猛,如喷薄而升的旭日,将那些扭曲的黑影瞬间粉碎!

  刀光剑影,险象环生。曦月刀嘴角的笑容反而变得越来越大,金色的瞳仁里流光熠熠。此刻他与孤剑背对而立,不必回头,他也知道此时的孤剑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眼睛里定然是与他一样的光芒。

“比起梦妖,这些魍魉倒也算是不错的对手,不如……”

“正合我意!”

  心意相通,自无需多言。

  下一刻,好似昼夜倒转,明暗互换,金刀与黑剑攻势陡然一变!轻柔之剑又砍又斫,化成阳刚之极的刀法;厚重之刀却刺挑削洗,犹如轻灵的单剑,转瞬间刀已成剑,剑亦成刀,刚柔相济,阴阳相辅,自成一方境界。

  彼此每一招中皆藏两种截然相反的变化,黑刃与金锋犹如互相扣合的阴阳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攻守间刀气竟有绵绵不绝之态!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阴阳流转交错之中,暗合太极之意的刀剑攻法变幻莫测,生出无穷无尽之招,织出一片笼罩天地的刃网,在这天将明未明的时刻,迎着升起的晨曦,将一切扭曲恶业,尽数搅碎!

 

 

    至天光大亮,涌入绝情谷中的魍魉,已被全部消灭。

  “此番功成,还要多谢二位相助!”无剑对着孤剑和曦月刀微微拱手,真诚的表达谢意。

  “举手之劳。”

  “毋需言谢。”

  “二位还是这般默契非常啊……”无剑看着对面的两人笑了。

   比起时常带点儿茫然懵懂的寻梦,回归的无剑则多了几分从容淡定。

   剑冢一战之后恢复记忆的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道路,几经波折磨难,到如今骇浪惊涛已过,然风平浪静未至。

  虽阴谋已解,罪魁已封,却遗留下的无数的魍魉为祸。

  如此庞大的数量,怕是木剑自己当初都没有料到的。或者说,即使他料到了这样难以收拾的局面也不会收手,因为他本就是这样的人。

  无剑压下心中隐隐的郁然,现在重要的是重新恢复五剑之境的安稳,他集合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作战,魍魉数量再巨大,也总有清除干净的一日。

  此次他们集结于绝情谷,就是利用绝情谷特殊的地形特质,将周围散布的魍魉引到谷中,一举击杀。看似简单的计划,若是没有足够的战斗力,则很可能被数量众多的魍魉包围,死无全尸。

  好在,他们成功了。

“孤剑,曦月,你们有什么安排吗?”无剑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这是曾经的无剑之境留给他仅剩的朋友了,“如果没有的话,不知我是否可以请你们一聚?”身负无上剑境的青年面色柔和,一如当初,“我在附近的城镇上有一处落脚之地,临近中秋,想邀大家一同相庆。”

   一切结束之后,无剑曾经先行返回绝情谷,帮助孤剑和曦月刀重塑肉身,离开玉佩中的幻境,时至今日,已三月有余。而今日听到无剑所言,重新回归世间的二人才恍然意识到,这段时间来他们竟然都没有离开过绝情谷,这对于孤剑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放在曦月刀身上,就十分奇特了。

  孤剑这样想着,忍不住看向了身边的人。

  收到他眼神的曦月刀瞬间就明白了他所想,说实话,自从脱离了黄昏的梦境,他们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如多年前一样,他居然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即使他知道现在的绝情谷已经不完全是当年那个只有他们二人的地方了。

  看着对面的两人眼神交汇,无剑只觉得当初或者说他作为寻梦进入昼夜梦境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所以,二位意下如何?”

“由你做东的话,却之不恭啊……“曦月刀答应的倒是爽快,而一旁的孤剑竟也微微点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离开绝情谷的时候人数比来的时候多了不少,好在无剑在城镇里竟然有处不小的庭院,有充足的房间安排他的朋友们。

 

“好热闹!”曦月刀站在庭院里,打量了一番周围的布置,除了绝情谷的一众,还有许多他们不认识的刀剑。

  无剑点点头,“都是一起战斗的同伴。”

“帮手越多,胜算越大。”曦月刀回忆了一下。自无剑重新找上他们帮忙至今,足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的战斗虽然主场是在绝情谷,但参与者甚多,倒是让他们见识到了很多以往没见过的武学。“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那是自然。”无剑正考虑从哪里开始,突然看到妙手白扇走过来。

“白扇,你来的正好,我……”

  本是匆匆而行的妙手白扇刚想回应无剑的招呼,就听得背后响起低沉的一唤。

“白扇!”

  听到这声音的妙手白扇就像是被惊吓到的猫,几乎要炸起毛来,他顾不上一向的儒生风仪,竟是要当场逃走。

“等等!”然而还来不及迈开步子,他的手臂就被一把拉住,走不了了。

  妙手白扇面上露出了有些挫败的表情,“大护法,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在下?”

  拉住他的正是白虹剑。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凛冽的金属气息,那正是属于天乾的信香,这种气息跟这位明教的前护法倒是极为相称,颇有雷厉风行之感。

  白虹剑一手拉住想要逃离的妙手白扇,眉目间还是那一片如霜的冷峻,可是又偏偏带着几分无措,“白扇……”

“大护法,在下只是一介中庸,你……你不必如此…………”白衣儒生的另一只手在看不见的角度握紧了自己本体的扇子。

“我知道!”白虹剑直接打断了他后面的话,“但是你我已合契,况且我对你……”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里并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

  无剑看着他们俩,他身后是绝情谷一群。

  妙手白扇试图把自己的胳膊从白虹剑的手中扯出来,他尝试了两次,都没成功。最终只能由着白虹剑对无剑一行人拱手示意,然后拉着他离开。

   片刻后,剩下的一行人里面,无剑咳嗽了一声。

“那个,曦…………”他回过头,对上的却是孤剑如古井般无波无澜的眼眸。

   他身后的曦月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孤剑换了个位置,刚才站在最前面的青年一转眼就站到孤剑背后去了,正被他黑发的同伴挡得严严实实。

“不如先带众人去休息的地方。“孤剑道。

   无剑同意他的意见,介绍什么的,等到齐聚的时候也不迟。

   众人前行了没多远,风中忽而飘来一阵浓烈的异香。抬眼就看到一个身材纤细,姿态妖娆的紫衣青年,正搂着一个银发的青年道长,紫衣下裸露出来的腰肢曲线曼妙,线条优美的手臂笼着对方的脖颈,如藤萝缠玉树。他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众人的到来,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其他人都不存在一样。

   倒是那银发的道长————银缕拂尘看到出现的众人后,微微皱了皱眉。

“冰魄,收敛一些。”

“哼。”冰魄银针只是轻轻瞥了一眼,收回了自己搂着人的手臂,转而挽住了银缕拂尘的衣袖,之前那浓烈到艳丽的异香则渐渐消去。

“师兄,我们走。“

  看着离去的两人,无剑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好在之前已经安排好了绝情谷一行人的安置之处,没走几步就到了最后的目的地。看着眼前的房舍,无剑居然有种终于到了的感觉。

 

“无剑!“背后传来玄铁的呼唤,如山峦般沉稳的男人大步走过来,作为天乾,他的信香闻起来让人想到高大笔挺的杉木,他对绝情谷的各位简单点头致意之后,转向了无剑。

“无剑,你看到倚天和屠龙了吗?“

“没看到……“

“你说的是倚天剑和屠龙刀吗?“曦月刀的声音从孤剑背后传来,“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一起到有颗枇杷树的那个院子里去了。“他稍稍走出来一些,到玄铁能看见他的地方,“别担心,他们在一起呢。”

“啧,臭小子,合契了就忘了爹……“玄铁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谢后正要离开,转而又想起什么,”无剑,这几天如果没事情的话,吃饭不用叫我了。“高大健硕的男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微笑起来,“我在神雕那里。”

  无剑了然的点点头,目送玄铁重剑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走来,还没吃午饭的无剑突然觉得有点撑得慌,他回过头,看到刚才站的直直的曦月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了孤剑的肩上,正专心致志的鉴赏着对方耳垂上那只黄金的耳坠,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点来点去,倒是孤剑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动作,依旧站得笔直。其后的君子剑正凑在淑女剑的耳边说什么悄悄话,至于九曲青丝和龙骨寒星,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不知在想什么。

   空气中隐隐漂浮起情花的清香,估计是打头的两人身上的情花缎带。

   虽然本意是想带绝情谷的各位认识一下这里的其他朋友顺便增进一下交流缓解一下陌生的氛围但是为什么一路过来总觉得根本就是插不上话还总是撞到别人的“亲密“交流连合契这种词都听到两次啊两次尽管我不是什么保守的人不过绝情谷这群吃花瓣喝露水的宅(划掉)仙女仙男们会不会觉得外面太开放果然还是我考虑不周吗所以介绍什么的果然还是只能在饭桌上进行不管怎么说那时候的大家看起来都挺端着咳咳我的意思是都很端庄………………

这是无剑面色如常的安排好绝情谷一行人的住处之后,离开的时候脑内循环的内容。

 

 

事实上,介绍什么的,对有些人来说,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入住半天之后,曦月刀凭借他的“活泼开朗“和”善解人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和这庭院里八成以上的刀剑建立了良好的人际关系,或者说,凭借他的千杯不倒外加舌灿莲花迅速和广大群众打成一片。

遇见过伏魔杖一边和曦月刀喝酒一边痛斥明教魔头如何寡廉鲜耻的“勾引”他的二弟;屠龙刀一面痛饮一面醉醺醺的向曦月刀控诉那天玄铁居然在他和倚天关键的时候来拍门吓得他差点萎掉;那伽在和曦月刀交流后决定送给紫薇一条蛇做中秋礼物;洛阳扇在与曦月刀小酌了一番后不知怎么的竟然准备去找淑女剑朗诵一首自己家乡的长诗…………好吧,最后一个没能达成,无剑及时拦住了想要和绝情谷第一巾帼进行文化交流的洛阳扇,以语言壁垒做借口成功防止了五剑之境第一姐控发飙痛扁这半个国际友人。

当五剑看到密宗金轮和降魔杵和曦月刀在酒桌上谈笑风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什么了,推杯换盏间,后者只是说说笑笑,谈些谷中趣事,而前两位已经从他高贵的出生成长和发迹史讲到了他们西藏密宗的种种秘闻,再这样下去估计就连活佛明妃不得不说二三事都要一一历数了。此时此刻,无剑终于觉得自己的使命又一次降临了。

拯救此世的关键,五剑之境基石之一,无剑大大走过去,然后,询问曦月刀可不可以与他一起去置办些节日的物品。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无剑觉得他更愿意和越女剑或者合欢铃那样的可爱的姑娘们一起逛逛集市,美丽的姑娘在看到集市上有趣的东西的时候脸上好奇兴奋的表情是世界的珍宝啊……只是现实嘛,他的同伴或许勉强倒也能符合“美丽”这个要求。

无剑站在中间,左手边是圣火令,右手边是曦月刀。

波斯的贵公子那双火彩琉璃般的眸子,加上白衣少侠那五月灿阳一样的笑容,无剑只觉得中间的自己好像成了一块木头,不是他妄自菲薄,这是根据一路上分别落在他们三人身上的视线数量和热切程度决定的。

古有看杀卫阶,而今,这两位估计看的人越多他们越来劲儿。

 

东西采买的差不多了,天却突然下起了大雨。

曦月刀熟稔带着他们穿过一条有屋檐的小巷,进了一家茶楼。

“先进来歇歇吧,雨停了再走。”

“行雨茶坊。”无剑念着这个名字,觉得哪里不太对, 进去坐定之后才忽然发现这不是一家普通的茶楼。

这其实是一家花楼。

 

 

 

————————TBC

 

无剑:没想到啊没想到,大绝情谷势力也有被迫吃狗粮的一天,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某喵:所以说这一次孤曦两只就不秀你一脸了,还不快来感谢作者我的仁慈?

无剑:呵呵,你以为他们真的没有撒狗粮吗?绝情谷狗粮已经到了大象无形的程度了好吗?

某喵:………………

 

无剑:   我必须要声明一点,就算是真的要上青楼,我也绝对不会带这两只的!

某喵:明白明白,但是左手圣火令右手曦月刀的去逛青楼,这是作者没节操的野望啊~~~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