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nowcat

今天的无剑大大也被FFF团诅咒着~(多CP ,一发完)

    涉及到的CP很多但是内容都不长,所以很多没打tag

  

————————开始了-————————————

   

   从血统上来说,这个梦间集的无剑觉得,自己应该还是个亚洲人。虽然是持续性单抽坠机,长久性三花聚顶,无剑也对自己的分类有种说不清的蜜汁自信。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集的成员逐渐增加,迟钝如她也渐渐开始意识到了某种诡异的规律。

   这种感觉在她带回工部琴的那一天终于到达了顶峰。

   仍是幼童身形的工部琴(1级)乖巧的牵着无剑的手,来到这个有些陌生的地方。无剑低头正看到他乌黑的发顶,大大的毛领几乎要埋住那张雪白的小脸,细软的双手努力的抱住那把比他还高的古琴。

   真是个招人疼的孩子。

   无剑想着,弯下身想把他抱起来,却被工部琴阻止了。

   “我自己尚可行走,不必劳烦了。“

   即使身体病弱,工部琴也有自己的坚持。

   无剑理解他的态度,尽管他怎么看都觉得这孩子左脸上写着易碎物品,右脸上写着轻拿轻放。

   说到底,这孩子还是招人疼。

 

   这个集的其他成员早听说今天有新人来,此时也纷纷过来围观。

   “我们这些天天累死累活,就是为了这个小子?”冰魄银针双手抱胸,低头打量了一下,嗤笑一声道:“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第一个被打退场的家伙,还有资格说别人不怎么样?”毒龙银鞭嘴角露出一抹讥讽。

  “看来你是不知道,冰魄银针的毒,是如何让人生不如死的!”淬毒的手甲闪过冰冷的寒光。

  “我倒是更想知道你的血做成胭脂是什么样子。”毒龙银鞭抽出自己的本体,冷冷说道:“这儿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用毒!”

紧张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刺激!柔属性的毒龙和克制他的阴属性冰魄究竟谁的更胜一筹?四花战神对上古墓奇毒两大用毒高手究竟鹿死谁手?

无剑同学表示,这些问题,她并不想知道。

   眼看之前还并肩作战的队员马上就要上演内斗火并,无剑刚要设法阻止,却听闻一声冷哼,之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冷凝。

   “若是用毒,在本尊毒药下,命门已经不重要了。”昆仑灵蛇语气淡淡。身穿青色大氅的男人信步而来,沉重的蛇杖随着他的脚步只在地面上微微一点,金石之声在空气中散开,就生出几分的不容置疑的的压力。

   然而灵蛇并无发难之意,那双翡翠一般碧绿的眸子只是不经意的瞟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孩童,既没有好奇也没有恶意,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

   

   “要是师兄在这里,谁稀罕和他们组队……“杀气被迫消失,冰魄银针无意继续停留,只是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嘀咕了一句。

   “切,说的好像阴属性只有你一个一样。“毒龙也收了鞭子,对着离开的银发青年翻了个白眼儿,片刻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浮起一丝追忆惆怅之色,自语道:”要是师傅他老人家在这里……“

    这个集没有银缕拂尘,也没有玉箫,连碎片都没几片的那种没有。

   “抱歉,毒龙,我……“无剑看着这位第一个来到这个集的四花成员,心中有点不忍,她不是不明白毒龙心中所想,只是有些事情,即使是(名义上)身负无上剑境的她也束手无策。

   “不关你的事儿。”毒龙摇摇头,“师傅他老人家大抵是不想再见到我这个孽徒的……呵,不见也好。“他自嘲般的笑笑,抬起手指梳理了一下自己赤红的长发,之前的郁色复又变成了平时的妖冶神态,”今天起的太早,得回去补个觉,毕竟我的美貌可不能有什么损失。“说罢,也转身离去了。

   毒龙银鞭虽然是这个集第一个四花,然而,他刚来的时候,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最初的无剑对他并投入多少喜欢,哪怕论实力,毒龙算得上四花战力的天花板。只是后来接触的久了,无剑才渐渐在交往中理解了这里每一把刀剑的性格,也接纳了每一把锋刃之下不同的灵魂。

   对于毒龙和玉箫的过去,无剑多少知道内情,但是一来他们师徒二人的事情不是他一个外人能轻易置喙的,二来嘛……

  无剑表示作为一个亚洲人,想偷渡到欧洲还是比较困难的。

  所以包票什么的,她实在没法打。

  无剑左右看看,阴柔小队的成员一转眼都已经走开,灵蛇尊上轻轻的来,早就轻轻的走了,只是作为一个用毒大佬不能随便挥挥衣袖,否则谁知道他会不会洒下一堆不知名的毒药。

  无剑没听到他走的时候那句习惯性的“飞燕,跟我来。“却在灵蛇转身离去的时候,从风中听到了那句仿佛喃喃般的自语。

 “飞燕,在哪里……“

   

   此次下本的阴柔小队,主要成员有四:倚天,冰魄,灵蛇,毒龙。

   四分之三的成员都“单着“。

   这里不止没有拂尘,玉箫,也没有飞燕。

   无剑想着,忍不住叹了口气,却忽而又想起一件事情————倚天呢?

 

  “无剑!无剑!“远远跑过来的是合欢铃,身着紫衣的少女轻快地奔到他们面前,脸颊上带着奔跑后微微的红晕,在看到小小的工部琴的时候,那双珠灰色的大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这就是新来的工部琴吗?好可爱!!“说着,少女忍不住伸手一把抱住了那个裹在毛毛披风中的小团子。

   “好可爱好可爱~~“合欢铃用脸在大大的毛领上蹭了又蹭,工部琴对于这样热情的少女显然应付不能,但又挣脱不开,只能用眼睛向无剑求助。

   只得到无剑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好在合欢铃抱了一会儿就放开了他,少女笑眯眯的拿出一个布袋,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修炼用的心魄。

  “这是倚天大哥让我帮你拿过来的。”

  无剑接过布袋一看,可不就是今天打回来的心魄。

  “倚天他人呢?“

  “嗯……“合欢铃纤细的手指抵着下巴,稍稍思索了一下,”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他正被屠龙大哥拉着呢……“

  “我知道了。“无剑瞬间明了。上个本需要刚属性和阳属性,这两种属性的刀剑忙的脚不沾地,说起来,屠龙应该也是很久没有和倚天在一起了。

  同在一处,却聚少离多什么的。

  自认为是一个体贴的寻梦人,无剑表示,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原来你们在这儿,让我好找。”随着一把温雅而不失英气的嗓音,淑女剑款款而来,桃花色的长发掩映着倾国之姿,她向着众人微施一礼,既有大家闺秀的端庄优雅,又不失江湖儿女的落落大方,朗声道:“这位,想必就是新来的工部琴了吧?”

  “正是在下。”工部琴从容回礼,仪态端方,只是由于小孩子的身形,加上裹的实在太厚,让他的动作看起来与其说是彬彬有礼,倒不如说是憨态可掬。

   前面说过了,这孩子看着就是招人疼。

   虽然很想,淑女剑倒没有像合欢铃那样直接抱上去,但她也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工部琴的发顶。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让我想起小君小时候的样子了。“

   如果君子剑现在在这里,估计这个时候就会说“姐姐果然还是觉得外人比较好“之类的话呢。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这个集里,没有君子剑。

  “最近得蒙倚天前辈指点,剑技略有提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明日也随你们出行。”淑女剑对无剑说。

   这个提议得到了无剑的同意,一来阴柔队的成员能轮替休息出动,二来淑女剑的功力也确实已经提升至满格,可以与敌一战了。

  说到功力提升,无剑不由得想起了淑女剑在每一次提升时候的总会说“不知道小君怎么样了?”

  并非淑女剑老生常谈,而是在每一次进步提升中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君子剑。

  因为淑女剑与君子剑本是对剑,从不分离。

  而这里,没有君子剑。

  无剑开始考虑今天要不要再去抽一发金叶子。

  

  在无剑和淑女剑商讨明天的活动事宜的时候,合欢铃把工部琴领到了一边,正逗得开心。

   “你有朋友吗?”拿出一块柔属性的心魄在他面前晃晃,合欢铃想着要不要跟无剑说就由她来照顾这个新来的“小朋友”,正好他们都是柔属性。

   “幸得一人为友。”工部琴眼睛里的浅蓝是一片脉脉温柔的水波,“三生有幸。”

   “你说话真不像个小孩子。“合欢铃嘟嘟嘴,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工部琴的脸蛋儿,复又笑起来,道:“像个老学究。”

   工部琴对她的评价并不介意,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合欢铃蹲下来,一手托着腮,好像在回忆什么,轻轻说道:“我也有个最好最好的朋友,跟他一起去了很多很多地方……虽然我没有对他说过,还老是对他任性,可他从来不生我的气……只是现在……“

   “现在?“

   “现在……现在他不在这里,以后也……“合欢铃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过了片刻,她用力摇了摇头,”不说他了,你的朋友是什么样的?“

   “青莲他……“察觉到合欢情绪的变化,工部琴不打算继续追问她的那位故友的事情,正想顺着少女的提问转开话题,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陌生的脚步声。

  

  “是柳叶大哥!”

  工部琴转过身,看到一名身穿绿衣的青年正走过来,合欢的呼唤提示了他的身份,正是柳叶刀。

  “你好,我是柳叶刀。”近前来看,这青年的眉目极其温柔秀致,周身气质如春风拂柳,温和柔缓,见之可亲。

  “柳叶,你也来了!”刚和淑女剑谈完了正事,无剑这时候也凑了过来。一直以来她对柳叶刀的印象都极好,要知道,在一开始各方面的好感度和熟悉度都没有刷上去的时候,面对一堆臭屁(不是)傲娇(并没有)粗神经(不要乱说),这样温柔的小哥哥简直就是世界的珍宝啊珍宝。

   看看柳叶刀和工部琴,后者虽然还是孩童模样,无剑却觉得他们有点类似,大概是都很温柔?只是放到一起对比就能发现,工部琴比起柳叶刀多了几分苍白的病态。

  “咳咳……咳……”工部琴突然忍不住咳嗽起来,现场的三个人赶紧上前。

  “想是外面太凉了,赶紧进屋去吧。”看着合欢铃和无剑紧张的样子,柳叶刀虽然不懂医术,也意识到工部琴的身体可能抱恙,他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一块至柔云魄,放到工部琴手中,柔声说:“你刚来,我也没有来得及特别准备,这个给你,用来修炼是极好的。”

  柳叶刀是阴属性,能拿出柔属性的至柔云魄,可见他虽言并无特殊,但其实应是特意准备的。

 

  送工部琴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无剑考虑到他的身体状态不同于其他的那些刀剑,决定由同为柔属性的合欢铃、金铃索和金丝冰绡来照料他,至于主攻方面的其他柔属性成员,还是等工部琴满级了再说吧。

  无剑正计划着,却听到工部琴轻轻唤了他一声。

 “无剑……“

 “何事?“

 工部琴却沉默了半晌,似是有些为难要如何开口。

 “青莲剑,他……可会来此?”

 “呃……”无剑有点卡壳,之前柳叶刀送心魄给工部琴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腰间那只翡翠小鞋的挂饰,恍然想起还有一只同样的挂饰的那把剑,并不在这个集中。

   上一次活动他们拼死拼活的努力的半个月,也没能把那个家伙从池子里抽出来。柳叶刀来这个集的时间只比倚天屠龙他们那一小队稍晚,他等了很久很久,久到那个家伙实装出现在池中,却还是没等到那个骗子真的回到他身边来。
  想到今天带着工部琴一路走来的过程,无剑终于意识到了某个她之前一直忽视的问题,不只是柳叶刀,从毒龙银鞭到冰魄银针,从合欢铃到淑女剑,乃至灵蛇尊上……还有早上送他们出门打本的白虹剑,这里也没有圣火令来着……

  所以除了系统附赠的武林至尊组,其他的在她这里根本就是……

  无剑忍不住扶额,她这是被大FFF团诅咒着么?

  工部琴看她面有难色,心中不禁有些不安,他虽然想尽早见到挚友,但同样不愿让他人为难,无剑这个反应,让他瞬间为自己之前的话心生愧疚。

  “无剑,我、我并无它意,只是随口一问。你不必……”

  “不,我明白的。“无剑挫败的抹了把脸,她觉得自己今天才发现这个问题实在也是迟钝得可以了,虽然不是非洲酋长,但是亚洲团长什么的……那话怎么说的来着?

   对了,愿天下有情人,不成其好。(注1)

   开什么玩笑!?她无剑虽然不敢自比什么红娘月老,但这么恶毒的梗她才不要!

  “工部,你等着,我去多抽几次,趁着活动时期,掉率提升,说不定,等到你升级升满的时候,青莲剑就来了。“

  “极是极是!“工部琴还没回答,倒是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

  音色清朗,微带笑意,似三月春风,又如五月煦阳,一身白衣的青年正靠着门框,银白的短发下一双眼睛灿灿如流金,正闪动着趣味的光芒。

   “曦月?“无剑看着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人,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说又来了新人,特意来看看。“曦月刀从门口进入屋内,直接走到工部琴面前,蹲下身,微笑着道:”幸会,曦月刀。“

   “工部琴。“

   “初次见面。”曦月刀说着递上了一个小木盒子,“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他看着工部琴礼貌的道谢后收下了他的赠礼,又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可以打开尝尝看,很好吃的。”

   听得此言,无剑一瞬间只觉得脑中警铃大作!

   好你个曦月刀,还来这招!?

   “等等!”无剑直接一把把盒子拿了过去,她没看工部琴有些疑惑的目光,而是瞪了曦月刀一眼,无视对方一脸无辜的表情,有些生气地道:“工部他身体不好,经不得你这样的玩笑!“

  曦月刀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脸上有些困惑。

  还装?!无剑简直要冷笑了,她直接打开了木盒的盖子。

  “情花果什么的,根本就是……欸?这、这是什么?“

  盒子里装的不是无剑印象中丑陋的情花果,而是茶色的糖块,整整齐齐的码在盒子里,沾着诱人的糖霜,看上去让人食指大动。

  “这是……什么?“无剑忽然觉得有点尴尬。

  “梨膏糖。“曦月刀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多谢。”工部琴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不过曦月刀送来的东西,他是明白的。梨膏糖,对于造成咳嗽的寒热劳累、机体失衡,疗效显著,同时,味甘易服,并且能适量的滋补帮助增强抵抗力,简而言之,的确是很适合他的礼物。

  无剑轻咳了一声,“抱歉,曦月,那个……”

  “无妨。”曦月刀倒是不甚在意地摆摆手,站起身道:“毕竟,原来捉弄你的是我,你会在意也是人之常情。”

   你这样说我更内疚啊……无剑在心中苦笑。没办法,别看曦月刀笑起来像个小太阳,温暖又明亮,可惜此君白切黑的属性早定,字伪装号搞事别称绝情谷大坏坏,不可不防啊……

  “不过嘛……“曦月刀话锋一转,”时至今日,你多少也该相信我一点,多少相信一点我的分寸。“

   你的分寸是有毒的情花果还是陷阱里的刀子?无剑在心里默默吐槽。

  “不管怎么说,你一直对我不错。“曦月刀又说。

   算你这小王八蛋还有点儿良心,无剑想,早早给你满了级,天天跟你灵犀领悟不说,唯一的20级满级灵犀给你了(虽然只有三花),判词除了尊上就是你的开得多……如果这叫不好的话,无剑真不知道怎样才是好了。

   曦月刀此人外热内冷,隐藏的手段诡计层出不穷,要识别他的真情假意确实很有难度,无剑在心里有点无奈,她又不是孤剑,能跟这家伙心意相通。

   说到孤剑……

   无剑这下有种恍然彻底认清了自己属性的感觉。

   是的,这里也没有孤剑。

   好不容易摆脱了玉佩梦境的桎梏,却到这里变成了曦.孤家寡人.月什么的,有种继续昼夜永隔的感觉……

   无剑表示:怪我咯。

   曦月刀被无剑一会怀疑一会犹豫,一会惭愧一会忧伤的目光看得有点发毛,他第一次觉得无剑的心思也很复杂难懂,反正东西送到了,人也看到了,没必要再久留,便向工部琴告辞后,潇洒离去了。

  “我决定了。”曦月刀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无剑突然开口,工部琴还没反应过来,无剑就一边嘱咐他好好休息,一边急急地出门而去了。

 

   无剑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然而并没有找到足够的金叶子,好在活动期间系统发放的浅思还剩余一枚。

   次日,无剑早早起床,沐浴更衣,焚香三柱,收拾妥当之后,去了寻梦池。

   召唤新的刀剑的位置,状如水池,观之清明透彻,而其下深不可测,名曰寻梦。

   无剑本以为此次召唤只有自己,却不想在池边见到一人,或者说还是个孩子。

   工部琴昨天吸收了一部分带回来的心魄,比昨天略大了些,但仍旧是个孩童的模样,他裹在一件厚厚的披风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池水。

   “工部,你怎么在这里?”

   “无剑?“工部琴显然刚刚发现无剑的到来,他的脸色依旧苍白,眼睛不知为什么有些红红的,”我、我只是来看看……“

   “看看?“无剑心下怀疑,工部琴昨天刚来,是怎么知道寻梦池的位置的呢?

   “工部,工部,我把我的夹袄拿来了,你快换上!“虎头金刀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手上拿着一件厚厚的皮袄,一下披在工部琴的肩上,说道:“我们草原上的毛皮可厚了,你换上就不冷了,不咳嗽了。”少年憨厚的一笑,头上的老虎耳朵转了转,好像在寻找什么,“诶?曦月刀呢?刚才还看见他在这里的……”

曦月?无剑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曦月刀带你过来的?”

“是。”工部琴轻轻点了点头,“其实是我自己要来的,只是迷了路,正巧碰到他,还有小虎,就让他们带我过来了。”

“没错。“虎耳的少年用力点头,”工部说想来这里看看,我们就带他来了。不过来了之后工部就一直咳嗽,曦月刀就问我有没有厚衣服先借给工部穿一下,我就回去拿衣服了,再回来,就是现在了。“

虎头金刀没有说谎,事实上,这个淳朴憨厚的少年也是不会说谎的。无剑看着工部琴泛红的眼睛,他的心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或者说这种平静是一种压抑的作态,隐藏着他此刻真实的感觉。

“曦月刀他跟你说了什么?“

听到无剑的询问,工部琴只是摇头,“没什么。“

“真的?“大抵高手总有些不同寻常的直觉,无剑不觉得曦月刀最近有转性的趋势,她转问虎头金刀,”你听到曦月跟工部琴说什么了吗?“

“啊?这个……嗯,我也没听清什么啦……“虎头金刀有些为难的挠挠自己的头,记忆什么的实在不是他的长项,”我就是去拿衣服的时候听到一点点,什么你修炼的挺快,身体还行吗?什么满级什么会来……嗯……“他咬咬嘴唇,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模糊的印象,可惜收效甚微。

如果是分水在这里就好了,他那么聪明,一定都记得的,虎头金刀想着,忽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猛地记起了什么。

“我听到他说‘她原来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惜……’呃……对不起,后面没听到了……”

无剑在心里拼凑了一下信息,最后只说了一个字

靠!

————你修炼挺快的嘛,身体还好吗?不要勉强哦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某个人吧

————满级的话那人说不定就来了,嗯,也许呐,只不过,你知道吗?

————她原来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惜……

可惜现在我等的人直到现在也没来。

所以,不要妄想了,你就算满级了也没用的。

 

这把小没良心的破刀!狐狸尾巴藏这儿呢,难怪昨天他说什么“极是极是”……无剑在心中考虑要不要弄几个刚属性的给放到工部琴那边,某个混蛋再来就怼死他,可是另一方面,她知道自己不能因此责怪曦月。

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那个时候她太天真,看到幼小的曦月经常一个人抚摸着手上的黑鱼玉佩望着夕阳发呆,就哄他说如果乖乖的升级长大,说不定就能让孤剑从池子里出来了。到底是年纪太小了心思单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曦月居然真的相信了,并且以一种完全不科学的速度成长开花到满级。

可惜,无剑的属性还是科学的,亚洲人毕竟不是欧皇,哪有那么容易抽到五花。

时至今日,昼夜两分。

不能实现就不要轻易许诺,无剑不否认自己其实有些后悔,也许出于某种她自己都没发现的补偿心理,她加倍的对曦月刀好,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合不合适。

无剑不知道的是,曦月刀很聪明,他其实早就知道无剑能不能带回孤剑跟自己的升级速度毫无关系,只是在无剑说的时候,他还是放纵自己心头那一瞬间的动摇,近乎偏执的想要相信这个没来由的说法。所以,他并不怨恨无剑,是他自己要相信的,能怪谁呢?更何况,他曦月刀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是不知好歹之辈,无剑对他确实很好,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心思,补偿也好愧疚也罢,她对他的善意都是真实的,是在知道他的本质之后仍然如此,很傻,但也很珍贵。

更何况,曦月刀也明白,寻梦池这地方,三分运气七分天意,本就不是无剑能控制的,她已经尽力了。

他能想通一切,只是,只是有点意难平罢了。

尽管从没说过,可他真的想念,那个人。

纵使昼夜永隔……所以,他会继续等待,直至朝暮晨昏,阴阳再逢。

 

 

“工部。”无剑单跪下一条腿,让自己的脸可以正对上这苍白的少年,轻轻说道:“曦月刀说的是真的。我……我真的非常抱歉,我昨天不该说那样的话,是我的错,我……”她后面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工部琴抬起手指,轻轻的止住了她的道歉。

“我明白的,无剑,你不必抱歉,也不必愧疚。”工部琴反而微笑起来,他之前的悲伤好像已经渐渐消化,只余平静,“我并不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啊……无剑的眼里都是不信。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工部琴看着眼前的池水,神思却好像透过它,落到了很深很远的地方,“对于他,我早已习惯了等待和思念。”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注2)

青莲于他,是梦想,是憧憬,是云破月出的那一道光,所以他的谪仙应该是自由的。

他会用他的时间,安静的思念他,等待他。

工部琴把无剑握得死紧的手掰开,里面是一枚水滴型的宝石——浅思。

“去吧,不必在意我,由心便可。”

输了啊……无剑想着,已经不是第一天做这个,居然被后来的刀剑安慰了,自己这个无剑做的还真是有点差劲儿呢。她深吸一口气,以后不可以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抬手将浅思抛入了寻梦池。

 

 

耀眼的光芒中,新来的武器睁开了眼睛。

身姿修长,墨发如瀑,无剑好像看到了他身上蓝色的情花/

 

 

 

 

 

 

 

 

 

 

 

 

 

 

 

 

 

 

 

 

 

 

  啧,谁告诉你们来的是孤剑了,来的是九曲青丝。

  不然怎么说,今天的无剑也被FFF团诅咒着呢~~

  看来这个集的成员们,今年要一起过光棍节了。

 

 

 

 

END

 

 

注1:这句话出自霹雳布袋戏,里面的红冕边城七元之一的赦天琴箕的诗号:有情的也罢,无情的也好。情天已老,霜冷残裘,愿天下眷侣,不成其好。

 看剧的时候,此言一出,语惊四座,赦天琴箕也被道友们奉为“团长”了(笑

 

  注2: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出自杜甫的《梦李白(二)》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出自杜甫的《梦李白(一)》

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出自杜甫的《冬日有怀李白》

杜甫大大还真是经常思念李白大大呢

 

      这篇本来是写来玩儿的,好像不小心暴字数了。根据我观察lof上面的太太们好像很多都有这个我这个疑似单身CP诅咒的情况,只不过像我这样几乎所有CP都被拆开的,好像不是很多呢……

   总结一下,大概就是:

   有合欢没有天琊

   有柳叶没有浮生

   有冰魄没有拂尘

   有淑女没有君子

   有毒龙没有玉箫

   有灵蛇没有飞燕

   有白虹没有圣火

   有曦月没有孤剑

   有工部没有青莲

   只有至尊组和分水虎头金刀(唯二的全乎CP)

 

   最后……晨昏那篇有点卡住了,容我整理一下思路,下周在更新。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