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nowcat

梦间集与古典文学的脑洞合集

本来在码一篇古风ABO背景下古墓双花的文,结果卡的欲仙欲死……

 

室友选修了古典文学相关课程,之前帮她签过两次到……放假正好两人一起开的各种无逻辑无道理违和感爆棚的脑洞……

 

…………好吧,其实就是想摸一下鱼找找灵感【真是格外牵强的理由……

 

 

涉及到的CP很多,但是因为都是脑洞,没什么具体描写(估计也不会写的……

 

 

如果不介意各种OOC外加魔改的话————

真的是各种OOC外加魔改哦

真的、真的是各种OOC外加魔改哦

 

还不走,真的要看?

 

 

 

————————————————————————

脑洞一:

        

     独孤老头生前为无剑定下了绝情谷的亲事,独孤去世后掌管剑冢的木剑要求无剑履行婚约,先行一步向绝情谷去了信提亲。刚刚知道的无剑一脸懵逼,更重要的是无剑心系二哥紫薇,所以哪怕传说谷中佳人貌若天仙,他也不愿意放弃紫薇。可是又拗不过木剑,叛逆心一起,干脆找到朋友曦月替他去“相亲”————嘱咐曦月表现差一些,让绝情谷主动提出退亲,保护了对方的颜面又堵住了木剑的嘴。曦月觉得这个计划听上去挺有趣,而且这次还是无剑主动“求着他”黑自己,于是答应下来。曦月冒名剑冢之人去了双方约定的地点,见到了正在喝茶的孤剑。一见之下曦月顿时觉得无剑你亏了啊真的是个大美人,转念一想反正自己现在是“无剑”,逗弄一下好了。

     本来曦月还在心里计划着怎么败坏无剑形象的一二三四步,结果两人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忘记了原本的规划,开始不自觉的互相怼起来,怼着怼着就从打嘴炮上升到动手,一番对战倒也痛快,只是两人分别后,曦月才想起这下坏了,之前表现的太放飞自我了,忘了无剑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动手的招式可能会暴露————他特意为了伪装带了一把剑,可是打架的时候攻击方式是刀法。另一头孤剑觉得从今天接触的情况看来,剑冢的人似乎轻浮了些,态度也有些奇怪,但是只凭一面就下结论未免武断,觉得还是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再看看。

     没错,曦月不但忘了要设法让绝情谷退亲的事情,还跟对方约定了下次再见面。

     就这样,两人一次又一次的见面,直到过了足足一年。无剑一直在木剑眼皮底下偷偷跟紫薇书信往来,收到紫薇的信说他将不日归来,心中窃喜,找机会溜出了剑冢,寻紫薇去了。

     无剑一直以为曦月早就已经解决了绝情谷那边的问题,毕竟这一年里绝情谷那边没有消息传来要结亲,说不定已经放弃了。他正要趁着夜色出城的时候,却遇到了受伤的曦月。原来就在他前脚离开剑冢,曦月后脚就来剑冢找他,不巧的是正撞上木剑,刚发觉无剑离家出走的木剑判断自己的小弟必是受了眼前之人的挑唆,二人动起手来,阳四花和刚五花,毫无悬念的战斗过后,曦月不敌迅速逃走,幸好被无剑所救。

     第二日曦月醒来后,无剑才知道事情并不简单————这皮皮刀压根儿没按照他们之前说好的剧本走啊……以至于绝情谷那边根本还没有退亲,顿时觉的头大。曦月也觉得很不开心,他对孤剑心有思慕,却还得顶着“无剑”的名字。

     本来曦月和孤剑交往至今,彼此心意互通,相处密切,这样一来他越发不愿意继续顶着“无剑”的身份行事,恰巧孤剑提出邀请曦月到绝情谷去游览,曦月便痛快的答应下来,他想离开了剑冢的势力范围再恢复自己的身份,即使谎言拆穿后,他可能要冒着被绝情谷势力追杀的危险。

   今日本来是两人约定了出发的日子,但是曦月受伤未能出现,孤剑等了很久也没看到他来,心中莫名有些不安起来。比起怀疑曦月骗他,孤剑更担心曦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一直等到过了午时,觉得还是去剑冢找一找,起码确定他是不是平安无事。

  就在孤剑去了剑冢的时候,无剑坐在客栈的窗前,听着曦月讲述他和孤剑这一年来的交往过程,默默吃下一口自己造的狗粮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玄铁。

     打了个招呼之后,玄铁说无剑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要跟绝情谷的人成亲了吗?表示自己是听到这个消息特地从外地带了庆贺的礼物赶来的,还在城外遇到了紫薇,不过紫薇好像才知道这个“好消息”,他一听就不等时间直接飞快赶回剑冢去了。

  无剑这才意识到他和紫薇正好错过。

  紫薇虽然错过了无剑,可他怒气满槽的冲到剑冢的时候,孤剑正好提前一刻到了。听剑冢的人说绝情谷那边结亲的人来找无剑,紫薇直接就提剑找了过去。

   紫薇软剑VS孤剑!

   看到这里的你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个脑洞的原型是著名的评戏剧目《花为媒》,真的是非常非常有名了,戏里到了这个地方就进入了高潮————闯洞房什么的,然后就有了两个新娘的著名“商业互吹”。(这一段真的很经典,建议可以去听一下,B站上就有。)

   紫薇和孤剑要是“商业互吹”应该也很有意思,就是想象不出来他们俩要怎么热切的互相赞美对方怎么能那么好看……扶额……(一个冷一个傲估计只能在心里暗中称赞面上还要绷着维护面子)虽然两人不论颜值还是武功都很有夸头。

   总而言之,一番鸡飞狗跳之后,两对CP各归各位,木剑本来是因为独孤的遗命才极力促成无剑和绝情谷的亲事(毕竟重度独孤控),现在绝情谷提出了退亲,而且无剑和紫薇已经站到了一起,他也打不过(咳咳……),就由他们去了。

【游戏里他要是这么好说话哪有那么多事情啊】

     尾声:无剑和紫薇在独孤灵位前上香,说明了他们的决定,然后一起去游历江湖。

           曦月和孤剑去了绝情谷,到了谷中,曦月才知道原来绝情谷那边的结亲对象不是孤剑,而是淑女剑,只是在一年前因为淑女剑要照顾生病的小君,孤剑才替她去见一见剑冢的对象。

          淑女剑表示退亲也是她的意思,因为她已经和小君约定此生不离。

          至此,这门上代谷主定下的亲事彻底作罢。

          孤剑对曦月表示:

          “上门女婿你是做不成了,不过还有个‘谷主夫人’的选项要不要考虑一下?“

          (现任谷主:孤剑)

 

————————这个一个无紫和曦孤曦的脑洞----------------------

 

     某喵:其实吧……我开始脑补的是现代背景,相亲什么的,但是后来意识到现代背景有个致命问题无法解决————照片的存在让弄错人的概率几乎彻底为零,反而是容易产生信息不对称的古代才能让故事成立。

         原作中最经典的段落在脑洞中没有呈现出来…………残念……

 

脑洞二:

     

  皇子浮生微服出游,路上恰逢天降大雨,浮生的马被雷声惊吓跑丢了,浑身湿透的浮生看到一座小酒肆,就进去避雨。店里只有一人,名叫柳叶,说是店主的儿子。柳叶看出浮生身上有伤,浮生隐瞒了身份,只说自己是一名小小的参将,回乡路上遇到了劫道的匪徒,希望店家能收留他一晚,愿以重金酬谢。柳叶拒绝了浮生的黄金,却给他提供了食物和药物,并安排他好好休息。

    过了一夜,浮生发现外面仍然下着大雨,他伤势未好,路又难行,索性留在店中。也许是因为天气原因,一连多日酒肆中都无客人,浮生就和柳叶饮酒聊天,两人从文学聊到人生,从旅行所见谈到酿酒厨艺,窗外大雨倾盆,天地滂沱间这处酒肆就像一叶扁舟,虽小却能让人安身,浮生心中感慨自己的人生尽管荣华富贵却还不及这几日跟柳叶在一起来的轻松惬意,柳叶的善良温柔让浮生感受到了过去在皇家没有的温暖包容,他生出了想要和柳叶一直在一起的想法。浮生打算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柳叶,皇子的身份远远比参将高贵的多,他想若是柳叶喜欢酒肆,他可以带他去京城开一家最好的酒店,若他能从和兄长皇位竞争中胜出,他能给柳叶的好处还有很多很多。浮生左思右想都不觉得柳叶有拒绝的可能,于是他一早起来就准备告诉柳叶实情,请柳叶跟他一起走。可是他却找不到柳叶了,店中无人,只有一张字条,上面说今日无雨,劝他早些上路,免得耽搁。浮生见天色阴沉,但确实无雨,稍一思索,最后留下了自己随身的一对玉鞋中的一只,并附上字条说明自己事情办好就会回来,让柳叶等他来接他。    

 浮生离开酒肆不久就在树林中找到了自己跑丢的马匹,快马加鞭的赶往目的地。

     其实他此次出行是为了完成他的父皇交付的任务,攻下南方最后的部分,这也是对于他的考验,浮生正计划着如何赶在其他皇子之前完成任务,不想突然发现代表自己皇家身份的印鉴不见了。这印鉴是证明他身份的重要信物,也是他调动兵力的条件,若是没了,可有大麻烦。浮生下马仔细寻找,还是找不到,最后浮生思考也许是掉在路上什么地方了,不得不再次原路返回。

    他牵马步行,直到天黑又一次回到了酒肆附近的树林里,心想难道掉在酒肆里了?虽然耽搁了一天时间,但此时浮生想到又能见到柳叶,心情反而不坏。他向酒肆的方向走去,忽然见到一个熟人。

    天罡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浮生,脸色一时僵硬。

    浮生见到天罡也很意外,虽然他和天罡师从同门,他还得叫天罡一声师兄,可是他早已经离开了师门,天罡和他的关系也因为一些事情变得紧张。话虽如此,浮生面上还是笑得一派优雅从容,主动上前跟天罡打招呼。

 

“你还敢来此处?!“

“师兄来得,我为何来不得?”

“始作俑者,何必惺惺作态?!”天罡的语气很不友善,眼神却是紧张多过质问,他的注意力似乎一直没分给浮生,而是紧盯着其他地方。

浮生走到天罡附近,这才发现天罡一手指尖夹着符咒,另一手中紧握法剑,蓄势待发。

“此处不是你该来的,还不速速离去!”

    浮生见对方态度如此强硬,也不打算再多做纠缠,本来他还要赶回酒肆去,刚转身欲走,忽然觉得阴风四起,凉意透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夜风散流云,月光冷如水。

    浮生骤然睁大了眼睛,目之所及让他如坠冰窟,遍体生寒。

    他们所在的山坳里,全是荒冢孤坟,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偶有鬼火冷翠,飘过森森白骨,映出一片惨绿。

“这……这是……”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天罡冷笑一声,“也是,你应该也是不会去记的,不然估计也不敢来了。”他难得出口讽刺,手上的剑却是更握紧了三分。

    他对浮生有怨,不代表他就要任他遭遇危险。

    天罡细细感受着之前布下的阵法中流转的力量,确定并无不妥之后,抽空看了一眼身后的浮生,霎时他刚松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你近日是撞上什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同时质问,又同时闭嘴,都固执地等着对方先说,反而谁也不肯开口。

“三年前,扬定关。“

    说话的是第三个声音。

“秋水师叔!“

    来者正是全真教秋水。

    在秋水的提示下,浮生终于想起了过往。

    浮生虽是皇子,但是他上面有好几个兄长,他又不是皇后所出,他的母亲去世前以让他去全真为皇帝修行祈福的名义让他离开了皇宫,但是浮生自己并不甘心,他想要站到那个位置上。他在全真教里发现了天火的秘密后,告诉了皇帝,并以全真教上下教众的性命逼迫全真教奉上了天火,从此浮生成了全真的叛徒,但同时他也因为这项功绩得到了皇帝的赏识关注。

    北朝的皇帝得到了天火之后,野心膨胀,想要夺取更多土地,派出自己的儿子们攻城掠地。浮生带领的军队在一处名为“扬定关“的位置遇到当地军队激烈抵抗,周围的几座城池村落都在战火中失陷,生还者寥寥无几。

    三年的时间里,遍野的横尸成了如今这无数的山中荒坟。

    全真宫屡屡收到信息,显示此处不太平,多有行人在此失踪。而归一正在闭关,秋水便带着天罡下山来处理此事。

    浮生听了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他断断续续的告诉了秋水这段时间他和柳叶的事情,抱着一些侥幸心理希望从秋水那里得到证实。可是秋水告诉他,这方圆十里之内根本毫无人烟。

    秋水告诉浮生,他和天罡已经布下了全真的阵法,天亮之后,这里所有的鬼魂都会被超度。

    浮生还是决定去找那个柳叶所在的酒肆,他穿过在无数的坟墓,向着他记忆中的方向前进,他还怀着最后一点希望,也许柳叶是那少数的幸存者呢?

    看着浮生的样子,天罡犹豫了一下,跟了过去。

“怕他给漏网的鬼吃了,堕了全真的名头,我去看看。”

    听天罡这么说,秋水只是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也一起跟了上去。

    浮生按照他印象中的方位走了很久,眼中所见唯有一座座无名荒坟,比起害怕会有鬼来报复他,他更多的是焦虑。他无比希望柳叶是幸存者,但是若柳叶是幸存者就绝不可能再次理会他这个“仇人”,应该恨不得杀他而后快,绝不会愿意跟他走。

    更何况,他心里明白,根据秋水说的内容,柳叶不太可能是个活人。

 

    扬定关,浮生第一次领兵,他还能记得自己接到父皇诏令时候心中鼓动的兴奋,可是他没想到真实的战争远比他想象的残忍复杂,他本就没有带兵作战的经验,久攻不下士气低迷,父皇对于他的进度非常不满意。他正一筹莫展之时,他的兄弟趁机篡取了指挥权,绕道周边的村落,几番纵火图城(这个错别字明白意思就行,怕被屏蔽),大破敌军。

    这功劳本不该给浮生得去,可巧就巧在他这兄弟短命了些,竟死在战中,浮生索性就隐瞒了真实的情况,果然因为此番战功又得以褒奖。

    浮生开始并不知道这次战斗的残酷真相,他对于那场杀戮的最深印象是连续几日的倾盆大雨,因为他留下的一些暗伤会在阴雨天酸痛,那时候却仿佛是天也为这惨剧哭泣。后来知道了事实的他也不愿去细想这些,只是有时候他有意无意的也会去思考,如果真的是他指挥作战,他会不会也同样下达这样的命令。

    浮生发现不能完全否定这个可能性,尽管他着实不愿意这样做。

    这样看来,这里的鬼要是杀了他,好像也没有太冤枉他。

    浮生在心里苦笑,他不想死,只是想到柳叶已经死了,就觉得有只手把他的五脏六腑搅得一团乱,他想过若是不过那间酒肆,不认识柳叶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可是会想起那数日里两人的相交,他又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舍不得。

    柳叶和功绩,他都想要,浮生今日才知道他原来如此贪心。

 

 

    一路走来,酒肆还是不见踪影,浮生已经开始觉得体力不支,他扶着一棵枯死的树喘气,举目四周皆是破败惨淡,一低头,就看到一条蛇正从一个骷髅的眼眶里缓缓爬出。

“你找不到的。“天罡出现在他背后,”你看到的不过是鬼魂做出来的幻象罢了。“

“酒肆是幻象,人总不是吧。“浮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就算是冢中枯骨,柳叶也是真实存在的,人也好,鬼也罢,总要再见一面,才能甘心。“

“那你可得快点。天一亮,就…………“天罡还没说完,就看到浮生又往前走去。他看着浮生在坟茔间步履匆匆,往常的从容不迫全都消失不见,整洁的锦袍沾了泥土灰尘梳的整齐的发髻被枯藤残枝拂乱,几缕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鬓角,竟有些说不出的狼狈。天罡忽然觉得心情有点复杂,他想叫住浮生,这里的坟墓实在太多了,他根本不可能在天亮之前从这无数的无名墓中找到柳叶,可是他张了几次口,还是没说出来。

“由他去吧。“秋水拍了拍天罡的肩膀,”他想做的事情,总要做的。“

    天罡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把头侧到一边去了。

    浮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这些坟地仿佛没有尽头,他借着月光查看墓碑,大多数都是无名无字,个别写下姓名的也早被风雨侵蚀,字迹难辨。

    到底有多少人在那次的劫难中死去了呢?

    曾经的浮生没有想过,现在的浮生没力气去想,他只想尽快找到柳叶,只是他越是找就越是绝望,他刻意遗忘的东西以一种最残酷的方式展现在他面前,逼迫他正视。

    汗水淋漓,他身上好像着了火,心里却冷得发抖。

    然而再怎么不愿,这一夜终究还是要过去。

    浮生已经筋疲力尽,机械的拖动着脚步前行,他察觉到天色已经发白,再过不久太阳就会升起,他心中着急,正想再走快些,却被一块石头绊倒,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在他身后的秋水和天罡上前将他扶起。

    他们已经走到了这片坟地的边缘,能够看到外面的路了。

    秋水叹息,天意终究还是不允吗?他正想劝一下,浮生猛然抬起头,四处张望。

    原来他恍惚嗅到了一丝细微的清甜气息,就像是他之前在酒肆中闻到的一样,跟夜里在坟墓周围闻到的那种阴冷怨毒的气味完全不同。

    浮生快步奔到一棵树下,那棵树上生着无名的野果,清甜的气味从中散出。浮生愣愣的看着那棵树,他恍然记起,酒肆中的酒水和食物都带着一样的气息,更重要的是,那棵树就长在一座无名的坟墓上。

    浮生的视线落在一处树枝上,那里挂着他留下的装有玉鞋的锦囊。

 

    柳叶真的是已经死去多年的亡魂,浮生虽然已经猜到,还是觉得心中难过不已,他恍惚看到柳叶出现在了树旁,正温柔的看着他,就像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浮生呼唤着柳叶的名字跑过去,伸手去拉他的袖子,却在碰触的瞬间,看到眼前的柳叶化作透明,如一缕轻烟般消散无踪。

    太阳的第一道光芒越过地平线,照在徒留浮生一人的坟墓前。

    浮生之前离开酒肆的时候想着有许多话要在和柳叶重逢的时候说,后来知道柳叶真实情况的时候他觉得有更多的话要对他说,只是最终,他并没有这个机会。

    挂着今年的树枝忽然断了,锦囊正巧落入了浮生手中。

 

    秋水和天罡跟上来,看到了长满野果的树。

“这果子生于路边,正可给赶路的旅人解渴充饥。”秋水看着风中摇曳的碧绿枝叶和其下的坟墓,感叹道:“这墓中,必是个极温柔善良的人。“

“是啊,是个温柔的傻瓜。“

     天罡听到浮生的语气有点异常,他看到浮生一手正捂着眼睛,嘴角却是带着颤抖的微笑。

    浮生的另一只手中紧握着打开的锦囊,里面没有他印象中的那只玉鞋,而是一枚树上的野果,还有他丢失的印鉴。 

   

   五年后,先帝薨,遗诏传位于浮生。

   又十六年,帝崩于夜,葬于皇陵,其诏丧礼从简,不事珠玉奴婢随葬,棺中所陪,唯一玉鞋耳。

 

   

——————————————————————————————————————

  

  其实这个脑洞还没完,只是觉得这样结尾好像也可以…………

  喜欢BE的就此打住吧,

 

 不过某喵真的是个不HE不开心的人啊,这个结局我纠结了好久……然后……

 

  浮生觉得他的灵魂在空中漂浮,浑浑噩噩,却又猛然下坠,好似是要坠入幽冥中,他正惶惧,耳中传来一唤,登时清醒过来。

  “浮生师侄,可是醒了?“

  浮生睁开眼睛,他在全真宫中,面前是掌教归一。

  他低头看到炕桌上一块发着蓝光的石头,天火。

  浮生记起来他到归一这里询问天火的事情,归一竟然真的拿给他看了,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触摸天火的刹那,而此时,他发觉归一给他倒的茶还在冒着白色的水汽。

  数十年尘世浮华,不过短暂一梦。

  浮生记起梦中种种,荣华富贵,权倾天下,他得到了很多,可还是失去了更多。

  

  “人生之适,亦如是矣。”

  浮生走出归一的房间,站在大殿檐下,看着落下的大雨,想着他离开前归一说的话。

  大梦已醒。

 

  隔天放晴,浮生放了一只鸽子,那鸽子腿上绑着一封信,信中说天火不过是一块普通石头。

  浮生刚想喝茶就被天罡叫门,提醒他快去练功,不可偷懒。

  浮生看着天罡故作严肃来隐藏关心的样子,觉得很是怀念。

   二人练功完毕,一同去山下采买,浮生忽然发觉自己收在袖中的那只玉鞋被人偷走了,正要去追那小贼,转身就见那贼人已被一个带着纱帽的武者捉住。

   浮生上前致谢,却在那人把玉鞋还给他的时候发现对方身上挂着一个跟他一样的玉鞋配饰。

    风吹起了绿衣青年帽檐的白沙,露出眉目温柔,恰似故人。

   

       

  ——————————真··END————————————

 

   写好了,先发给室友看了一下。

  室友:看前面以为是《游龙xi凤》,看中间以为是《聊斋志异》,看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黄粱一梦》……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