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nowcat

马上要驾考的快被逼疯的人突如其来的脑洞……

马上就要驾考科目二的某只在训练场上呆了一天,身心俱疲之下突然产生的脑洞……

 

 昼夜组的两只都是驾校的教练的假设脑洞

 

 某驾校有两个招牌的教练————孤剑和曦月。

 孤剑教导学员的时候面无表情,态度严肃,对于各种错误毫不留情的指出,言辞颇为严厉,不过态度其实并不差,从来不骂人也不大声吼,就是太严肃的样子让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而且要求严格的近乎苛刻了,另外就是……长的太好看,所以有的时候……

 

  “倒库的时候,要注意看后视镜,看到角落的时候回半圈方向盘……你在想什么?!”

  “啊?哦、哦,……那个抱歉,教练你能再说一遍吗?”全程看脸而不是后视镜的学员A。

 

  “上坡的时候注意离合器,别送太快,会熄火的……还在神游你是不准备考试了吗?!”

  “对、对不起教练……我……”觉得教练教学的时候超级帅结果脚下完全忘了控制的学员B

 

 还有诸如此类的C、D、E、F……

 

 孤剑从来不收学员的钱和烟,不和学员喝酒,但是认认真真的对待每一个学员,对于每一个学员的情况都会认真记录,按照每个人情况的不同制定教学计划。每天训练结束之后会检查调整教练车,发现训练场的地不平之后,自己去买了材料修整地面,按照真实考试的场地,设计训练位置和方式。

 

 比起学员心中“高岭之花”的孤剑教练,曦月教练就显得“平易近人”多了。

 

 “别那么紧张~我不是在这里吗?”副驾驶上的年轻教练笑得如同五月阳光,“别害怕,冲不上去的话,可以踩油门的~”

 (孤剑夜场的车油门都锁死了,因为初学者踩错油门和刹车很容易发生危险。)

 

 “后视镜帮你调整好了,放心的看线对准就行。”车窗外,曦月微微俯下身安慰车里学员,“别的不用担心。”

 (孤剑先教学员自己调后视镜,因为考试的时候可没有人帮你调,而镜子可能被前一个人动过。“

 

 曦月不会对着学员发脾气,甚至还会在你失败的时候安慰一下,不过他的教学方式,就像训练场的地面一样,有很多看不见的坑……

 

 曦月原来也会接受学员递的烟,不过后来就不要了。(因为发现孤剑非常讨厌烟味儿)

 

 能记住绝大部分的学员情况,不过主要是用于他的某些“恶趣味”计划的施展。

 

  孤剑主要看训练的夜场,曦月看日场,不过也有时不时一起的情况。

 

  “那个……曦月教练,这个地方你怎么和孤剑教练说的不一样啊?”

  “这样啊……”曦月双手抱胸,回头看看在另一边看着学员练习的孤剑,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那就听你们孤剑教练的吧,毕竟,他是‘五花’评级的,不是吗?“

 

  孤剑的学员通过率非常之高,而曦月,因为他的某些不为人知的“小爱好“,通过率比孤剑略低一筹,所以他们的评级一个五花,一个四花。(其实都不低了。)

 

  不过曦月自己倒是对这种情况颇为满意。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也不是神仙,也有力有不逮的时候嘛~“曦月一只手托着腮,看着书桌前正在制定学员计划的孤剑。

  孤剑写完最后一行,合上文件夹,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

  “你那不叫‘力有不逮’,应该叫‘乐在其中’。“

  孤剑的语气平淡,曦月却听出其中暗藏的调侃之意,他笑了笑,凑过来,拿起孤剑刚喝过的杯子,直接灌了一口。

  “唔……好苦……“他颇为夸张的皱皱眉,”这么浓的茶,看来我今天晚上是别想睡觉了,和你一起看他们训练如何?“

  收拾好资料,准备出工的孤剑本想拒绝,开口却是:

  “随你。“

  

 到了要考试的日子,孤剑把学生送到考场,会给每个学生加油打气,虽然是安慰之言,但是因为平时的严肃认真,反而显得充满了说服力。

 曦月送学生到考场的时候,也会“安慰“大家。

 “别太担心了,只要不遇到那个头上有一缕青毛的考官,其他的人,你们说是我的学生,会让你们先适应一下再开始的。“

 青光利剑作为考官,以铁面无私,严格要求著称。说是某某的学生,不但毫无作用反而会被告诫一番。

 传说中的“魔鬼考官“。

 毕竟是连曦月都拿不下的“堡垒“。(其他的考官早就被曦月搞定了,青光……也许是属性相克吧……)

 曦月没说的是……青光利剑,非常非常敬业,90%的考生都会遇到他的…………

 

 (所以特殊待遇什么的,根本就是会让人更紧张的陷阱啊……)

 

 考试结束之后,有时候两位教练会和学员一起聚餐。(女学员们的强烈要求,走了以后就看不到这么帅的教练了……)

 曦月会喝酒,孤剑只是喝茶。

 

 “嗯……又送走了一批……”曦月漫不经心地跟远去的学员们挥手告别,手还没放下却直接搭上了孤剑的肩膀,“我说,我都跟你喝过茶了,你也不肯和我喝一杯酒吗?”

 

 “你若想,我可以回去跟你喝一杯。”孤剑被他搂得太紧,忍不住推了他一下,倒也没使多少力气,“现在,我还不想叫代驾。”

 

  “那可说好了,记得跟·我·喝·一·杯。”曦月凑到他的耳边,重复他刚才的话。

  话语间呼吸的热度微微醺红了孤剑的耳尖,他觉得曦月根本就是故意的,明明他的重点是“回去”好吗?

 

  在一个休息日的晚上,曦月看着孤剑喝下一他刚倒的一小杯酒,视线从酒杯到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到他饮酒时候滑动的喉结,再到那微微泛红的脸庞和苍蓝色的眼睛。

  他从那里面看到了自己。

  真奇怪,明明酒还未过三巡,他竟然有点微醺的感觉。

  不,不奇怪的。曦月又想着,谁让这是孤剑呢

  

  “孤剑,你还记得原来吗?”

  “年少轻狂。”没有明确的指代,他们的对话也能对上同一个点。

  “但也激情澎湃不是吗?”曦月没再倒酒,而是把玩着手上的杯子,“我记得,你我还未分出胜负。”

 “呵。”孤剑突然笑了,他并不是常常笑的人,尤其是跟曦月这样类型相比,简直称得上“冰山”了,而他现在这一笑,竟有种云破月出之后,光华乍现的惊艳。

  然后,蓝眼睛的美人笑着,给了曦月一个足以让他露出真实笑意的回答

“来日方长。”

  

  学员们不会见到这样的孤剑,就像他们不知道曦月真实的样子,而他们更不会知道赛车圈里曾经流传的故事——不败的传说,昼与夜的车神。

 

 

——END

 

只是个脑洞,居然写了这么长…………

说起来,我真的觉得他们当教练最重要的是……不骂人啊不骂人……

给我一个孤剑,我觉得我也能过考试的…………


     

评论(6)

热度(28)